人大审议谨防“说了白说”-理论研究-郧西人大

   您当前位置:郧西人大 >> 理论研究 >> 浏览文章

人大审议谨防“说了白说”

时间:2013年12月1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在地方人大工作实践中,“说”是国家权力机关组成人员履职的基本功,直接反映常委会组成人员政治素质、文化水平、法律素养和审议水准,直接影响人大的议事质量。在一定程度上,“说得好”就是“干得好”,其地位不可谓不重。但同时,最一言难尽的也是“说”。前不久,笔者到基层人大调研,调研中有基层人大工作的同志戏言审议为“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话糙理不糙,道出了审议工作中存在的“瑕疵”,也就是有的基层人大开展审议,“说了白说”走了过场,发人深省。
  “不说白不说”是另一种形式的“说了白说”。代表法及各地的代表法实施办法,赋予了国家权力机关及其常设机关组成人员在人大及其常委会上的发言不受法律追究的权利,此为言论免责权。地方各级绝大多数国家权力机关及其常设机关组成人员以之为据,说实话、道实情,把老百姓的心里话和鲜活的社情民意带到国家权力机关,使人大作出的决议决定更加汇集民意、集中民智、体现民愿。但不可否认的是,有的组成人员并没有正确对待这一权利,审议有关议题或报告,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信口开河,只图说的痛快、过瘾,而不管发言的内容偏离了审议主题、也不顾其他组成人员有没有时间发言,爱不爱。不问效果的“不说白不说”缺乏含金量,接受监督的有关方面也难以受到触动并采纳,因此自然是“说了白说”。同时,“说了白说”还有一种情况,指的是审议限于说了、提了、了、答了,但发言中的真知灼见和合理化建议,却未受到应有的高度重视和积极采纳,使之转化为看得见摸得着的措施和方案,真正落到改进工作、推动发展、惠及民生的实处,以致影响权力机关组成人员的履职积极性。甚至催生出信奉“三缄其口”“沉默是金”、无故缺席审议活动的“挂名代表”。
  解决人大审议中存在的“说了白说”的问题,一靠制度,二靠自强。首当其冲的,是与时俱进地健全和完善人大及其常委会议事规则,使组成人员围绕主题言简意赅地畅所欲言;对推选的分组或联组审议召集人,在懂业务、有水平、原则性强、具有民主作风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以便更好地营造氛围、把握节奏、突出重点,促进深度审议;对列席取意见、回答询问的有关方面负责人作出界定,避免普通工作人员到场“越俎代庖”;对收集、梳理、督办审议意见作出规定,使组成人员的智慧碰撞、思想火花、真知灼见真正落到实处,从而在制度上保障审出效果议出水平、切实做到“说了不白说”。
  此外,自强也很关键。在优化基层国家权力机关及其常设机关组成人员知识结构、年龄结构的基础上,着力增强其责任感、使命感和荣誉感,对于解决“说了白说”至为重要。要让组成人员意识到,出席或列席人大或其常委会会议,参加审议活动,是为民代言、履职尽责的绝好平台,促其珍惜每一次发言;要让组成人员认识到,人大及其常委会是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事务的神圣殿堂,促其珍重每一次发言;要让组成人员感受到,参加人大审议是树立形象、体现素质的窗口,使其珍视每一次发言,切实做到字斟句酌地说好每一句话、提好每一个建议,务求“无话可说,则不必无话找话;有话则说,说就说好说到位”之境,从而在发言的质量上避免“不说白不说”、保证“说了不白说”。  (来源:人民网  作者:席盘林)
(作者:佚名 编辑:郧西人大)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